一位村姑的诗歌之路

我这个人一点也不时尚,像村姑那样身上带着许多土气,淳朴而真实;我的诗也像村姑,自然灵动,藏着大地的味道。现在我23岁,虽然写诗的时光差不多有八年了,但我很少投稿。去年投了几次,很幸运每次都发表了,其中一组诗还被《诗刊》头条推荐。据说整个湖南我是第一个被《诗刊》头条推荐的女诗人。

1572888512210791.jpg

       我生在一个被高山包围的偏僻小寨子里,寨子里没有一栋砖房,全是木制吊脚楼。那时我每天醒来就能看到眼前高高的大山,春天,漫山遍野的杜鹃花,太阳从屋后的山坳里缓缓升起温暖着小寨子。我常常跟随父母去地里干活,美丽而落后的生活环境给了我一颗灵秀多愁的心。加上父亲过早地离世,家族的重男轻女,导致我骨子里始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脆弱和悲伤。我敏感自己的贫穷,有好几次,由于付不起学费,差点就要失学。可我又不甘心,我迫切地渴望跳出大山,不愿待在山里做一个普通的农民。虽然多年后,我才明白,繁华的生活不见得就比乡村好,有钱人的幸福度不一定就高于穷人。

      我在读小学的时候就喜欢写作文,喜欢借助文字表达自己,我发现这样做可以获得很多不可言说的自由,我常常躲在吊脚楼上写下心中的小秘密、小渴望。显然,当时这种写作是非常随意的,它只是情感的记录,甚至只是一种宣泄工具。直到15岁那年,一个从小到大的好玩伴被隔壁村的两位成年男人用葛藤勒死了,我才第一次出现了“生存意义”的危机,并感到写作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。我究竟该为何而写?我的文字又能改变什么?父亲的离开、朋友的死亡使我我想不通生命到底有什么意义?那段时间我常常有万念俱灰的感觉,人生短促,时光如白驹过隙,难道活着是假的?我整夜整夜的恐惧不安。想想,一个人来了几十年后,消失了,就像没有存在一样,其实挺可怕的。可是一个有灵魂的人,是不可能不想这些事情的。于是我写下了人生中的第一首诗《门前的花》,为我的朋友而写,也为我满腹的疑惑而写。当时那首诗发表在校报上,文学老师给予了较高的评价,我至今记得他的评价:“虽然文笔还不成熟,但可见其难得的天赋和悲悯情怀。”就这样,我正式开始了我的文学生涯。

       我为什么偏爱以诗歌的形式来诠释我所看到的世界呢?也许是从小学习的古典诗词,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让我对生活有一种格外向往的意境美,也许是我喜欢用最简练的语言表达最深沉的感觉,又或者我希望将来生命消逝,能在世上留下一点点痕迹,能够被某个人在很多年后重新认识。虽说人生在世,不得不平庸,不得不琐碎,不得不常态,大家都是这样活着。可是我却不安于常态,我就像一只不知疲倦的蜜蜂,在花丛中飞来飞去,流连忘返。每日从各色各样的花朵里采集那一点点精华,认真品味,不知餍足。我知道,大千世界的点点滴滴,无一不充满了诗意,值得我去捕捉。什么是诗意?难道必须是风花雪月、小资情调才是有诗意的吗?我不这么认为。童年的回忆,情人间的分别,早晨菜市场的吆喝声,流浪者的一个眼神等等都是有诗意的。我想要从最平凡的事物里、从最普通人身上提炼诗意,写下他们的悲欢离合、爱恨情仇。我也想要做一个有良知的人,心观天下,笔写百态。我觉得这是我和世界保持联系的最好方式。我相信,我的句子如果很多年之后还有人读,也像刹那间遇见。

       当然在写作的过程中,我也有过动摇,有时候文字显得多么苍白无力。有人说,诗歌是拯救世间的良药。我倒觉得,诗歌是安慰世间的良药。因为无论你怎么写,写得再美妙,也很难达到拯救的效果。其实谁都会写作,凭借着经验与词汇,谁都能写点什么。但真正地提出问题,真正对生命这一深刻的困惑有所涉及,那就很艰难了。我相信一个真正的诗人可以做到,他与生俱来的敏锐目光一定可以触及到常人所忽略的地方。他会让世人感受到生活真真切切的美,也可以让世人看到这个世界的痛楚和无奈。比如他会让你看到年轻人都奔向大都市,剩下一个个支离破碎的乡村,他会让你看到边缘人物的挣扎,以及繁华之下的荒凉和虚伪。尽管他无法真正改变现状,但是他可以用最恰当的文字唤醒你内心沉睡已久的温柔。

      是啊,人世间充满了许多温柔和遗憾,我对这个世界有哀愁,亦如我对这个世界的缱绻深情。无论怎样哀愁,我总是明亮的,因为人在悲哀中才更像个人,才能与自然更为亲近。所谓明亮就是青蛙跳入水中扑通一声,是秋天里的最后一片落叶,是一个人独在山间歌唱大风起兮云飞扬。只要坚持写下去,就会有所获,无论物质上的、精神上的,我都发现自己比从前拥有得更多。我的心里有一片茂盛的森林正在生长。

最后我想说,感谢生活,感谢诗歌,感谢遇见的每一个人,让我始终保持一种深邃的天真。因为我不想像个沧桑感的大人,很不好,我应当充满朝气,像森林里的精灵,越多,就代表森林的富裕。如同大学里一位文学老师对我说的: “你是个感情丰富的人,拥有令人惊叹的想象力!你是活在童话和梦幻里的公主,对生活充满美好的期待和憧憬,生活一定会馈赠于你。”我相信我的未来,如她所言。

作者:李田田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评论列表 (已有0条评论,共0人参与)

发表评论